专家观点

中流砥柱:八路军抗战经典战例

编辑: | 信息来源: 历史学院 |日期:2022-08-22

1935年夏,日本帝国主义以吞并华北五省为目的,加紧侵略华北,国内面临着从土地革命战争向民族革命战争转变的新形势。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诚心维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凝聚了中华民族的抗日力量;提出全面抗战路线、持久战战略总方针、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为全民族抗战指引了胜利方向;领导抗日军民在敌后战场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为抗战胜利作出巨大贡献。中国共产党是全民族团结抗战的中流砥柱。

1935年12月25日,党中央在陕北瓦窑堡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会议通过《中央关于军事战略问题的决议》、《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决议》等决议案。27日,毛泽东根据会议精神,在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作了《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决议和报告对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对日作战的战略构想做出了重要决策:

第一,由于当时蒋介石仍坚持“剿共”先于抗日,导致革命进程处于国内战争向民族战争的过渡阶段,因此,会议决定,1936年在军事部署上应立足于准备直接对日作战。作为直接作战的准备,该年的主要作战任务是打击汉奸卖国贼和坚持内战的国民党军队,突破其封锁包围,打通晋、绥、察抗日路线。如果晋、绥、察抗日路线一经打通,主力红军将直接进入对日作战的第一线。党甚至估计,到1936年下半年,红军极有可能在晋、绥、察省同雄踞长城一线的日军发生直接战斗,民族革命战争不仅在局部地区已经成为现实,而且有可能在华北更广大的地域迅速扩展开来。第二,确立了游击战在对日作战中的战略地位和运用原则,同时,会议决定将游击战争的发展方向主要放在山西、绥远等日本占领区及附近地域。这是党把国内革命战争中的正规战向民族革命战争中的游击战转变的重要开端。第三,会议通过对中日力量对比和战略态势的分析,认为当时的抗日力量在战略上处于劣势,要取得民族革命战争的胜利,“必须准备作持久战”,党在军事战略指导上必须反对冒险主义。这是当第一次明确地提出抗日战争持久战略的基本思想。

抗战全面爆发后,国共两党重新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逐步形成。1937年8月25日,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发布命令,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从9月12日起,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按全国抗日统一战线的战斗序列,又称第十八集团军),设总指挥部,朱德任总指挥,彭德怀任副总指挥,叶剑英任参谋长,任弼时任政治部主任。下辖115师(师长林彪)、120师(师长贺龙)、129师(师长刘伯承),全军编制共4.5万余人。

为进一步从理论上阐明抗日战争的性质、特点及其发展规律,回答如何进行持久抗战及怎样才能取得最后胜利等问题,批驳国内“亡国论”“速胜论”等各种错误思想,消除人们对抗战前途的疑虑,毛泽东总结和吸收了党内其他同志关于持久抗战的思想,于1938年5月下旬至6月上旬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做了《论持久战》的重要讲演,延续和发展了中国共产党关于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的持久战的一贯论述,全面系统阐述了坚持持久抗战和广泛发动民众、争取抗战胜利等重大问题,突出强调了动员民众参加抗战和开展游击战争的决定性作用。

八路军挺进敌后创建华北抗日根据地

(图片来源:抗日战争纪念网)

一、平型关大捷

1937年9月中旬,为了积极配合第2战区国民党军防守平型关至茹越口和雁门关的内长城一线,八路军总部令115师进至平型关以西的大营镇待机,准备迎击进犯平型关之敌。

平型关战斗要图

(图片来源:新华网)

9月24日,115师的指战员在师长林彪和副师长聂荣臻的带领下,对平型关东北地区进行了现场勘察,并确定在平型关东北关沟至东河南镇道路两侧高地,以小寨村至老爷庙这一路段为重点,利用居高临下便于隐蔽和突击的有利地形,采取一翼伏击的战术手段,歼灭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之敌。勘察过程中明确了兵力部署:686团占领小寨村至老爷庙以东高地,实施中间突击,分割歼灭沿公路开进之敌,尔后向东跑池方向发展进攻;685团占领老爷庙南至关沟地域,并阻击东跑池之敌回援,尔后协同防守平型关的国民党军,夹击东跑池之敌;687团占领西村、蔡家峪和东河南镇以南高地,断敌退路,并阻击由灵丘、浑源方向来援之敌;688团为师预备队;独立团和骑兵营在灵丘和涞源方向活动,扰乱敌人的后方,牵制和打击增援之敌。

25日,由杨得志和陈正湘率领的685团、李天佑和杨勇率领的686团,天亮前即按计划占领了预定的伏击阵地,并迅速完成了伏击准备。杨成武率领的独立团和骑兵营,已于23日分别向平型关东北和以东开进。天刚蒙蒙亮,日军第5师团第21旅团的后卫部队,乘坐100余辆汽车,携带200多辆大车的辎重,共计约2000多人,从灵丘向平型关开来。

7时许,敌人已全部进入115师所布的“口袋阵”中。杨得志、陈正湘率685团发起首攻,在老爷庙(不含)附近的关沟以北阻击日军,把日军堵在从小寨村至老爷庙那条全长4公里的狭沟内。李天佑、杨勇率686团负责在从小寨村到老爷庙那条4公里的狭沟内歼灭敌军。一方面,命令3营抢占老爷庙,同时,命令12连副连长王培根带领一个排抢占东面公路拐弯处的小土地庙,控制有利地位,打击后面跟进的日军大车队。成功占领老爷庙后,686团从公路两侧居高临下对敌人进行打击,打得敌人无处躲藏。徐海东指挥687团,部署在小寨村至蔡家峪、东河南镇一线,负责助攻和阻援。下午4时左右,杨得志、李天佑率685、686团主力向攻打关沟村的日军发起攻击,日军仓皇退向东跑池,685团乘胜跟踪追击,冲上日军的炮兵阵地,缴获了一门九二步兵炮。入夜,林彪下令115师部队撤出阵地,至此,主战场的战斗结束。

平型关大捷,八路军歼敌板垣师团第21旅团1000余人,毁汽车100余辆,大车200多辆,缴获九二式步兵炮一门,炮弹2000多发,机枪20余挺,步枪千余支,战马53匹,其他武器辎重甚多,还缴获了一些日军作战用的地图和文件。此次战斗,是第二次国共合作后两党军队第一次配合作战,也是八路军与日军的首战,首创了利用有利地形歼灭运动战中之敌的战例,取得了中国全面抗战开始后第一次大胜利,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振奋了中华民族的抗日斗志,坚定了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信心,壮大了人民的力量,传播了中共的政治影响,彰显了八路军的军事实力。之后,八路军逐渐形成了以游击战为主,兼顾有利条件下进行运动战这样一个更全面、更完善的战略方针。

二、夜袭阳明堡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集团军第36师106团,是解放军保留的为数不多的红军团之一,前身为湖北黄麻起义建立起来的红4军28团,后演变为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

1937年9月30日,769团作为先遣部队,在师长刘伯承的率领下,从陕西富平庄里镇出发,向山西挺进。10月16日上午,769团深入敌后100余里,在代县以南的南滹沱河东岸苏龙口村、刘家庄一带开展游击战,从侧面侵扰和打击进犯忻口的敌人。当时,苏龙口一带已经成为日军占领区,是日军攻打忻口的前沿阵地,阳明堡机场也成为日军进犯原平、忻口、太原的后方基地和空中中转站。769团在这里频繁看到负责空运人员物资和轰炸任务的日军飞机头顶掠过。全团官兵了解情况后,纷纷请战要求攻打敌人这一重要交通枢纽。然而,这在当时的中共军队历史上还是史无前例的。

为进一步了解敌人机场的情况,团长陈锡联找到一位老乡赖保三,为769团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情报:机场位于阳明堡镇以南6里处,位于小茹解、下班政、小寨、泊水4村之间。里面共有飞机24架,成3列停放,每列8架。白天起飞去忻口、太原轰炸,晚上全部返回。守卫部队是日军香月师团的一个联队,大部分住在阳明堡镇,机场里只有一小股警卫部队和地勤人员,约200余人,集结在机场北端。飞机集中排列在警卫部队的东南侧,防御工事粗糙,仅有一些简单的工事掩体和隐蔽部。日军虽然对进入机场的各个路口警戒很严,盘查很细,但对机场周围疏于戒备。

针对这一情况,769团召开团部作战会议,一致认为:日军正忙于夺取忻口,而其侧后兵力有限、警戒疏忽。机场内工事简陋,敌人兵力不多又守备松懈,如果突然袭击,取得胜利是完全有把握的。因此,陈锡联决定以突然速决的动作手段,袭击机场,摧毁全部敌机,以策应在忻口方向作战的国民党部队。具体作战计划为:3营为突击队,负责袭击机场、摧毁敌机的任务;1营担任阻敌打援,负责侵扰、牵制、阻击崞县可能增援之敌;2营(欠第7连)为预备队,与团指挥所置于苏龙口北侧地区,8连置于王董堡,担任破坏阳明堡西南的交通,保障3营侧后安全;团迫击炮连和机枪连位于滹沱河岸边,支援3营战斗;769团团部隐蔽在周家庄一带,准备必要的破坏工具,进行深入的战斗动员。

夜袭阳明堡飞机场示意图

(图片来源:凤凰网)

10月18日夜,副团长汪乃贵、营长赵崇德、教导员潘寿财在老乡的带领下,率领3营偷渡滹沱河,从东西两侧迅速逼近机场,实行战斗展开:9连在北面担任对阳明堡镇之敌的警戒;10连由机场西南突击,歼灭日军警卫部队;11连由机场东面突击,直接负责摧毁敌机;12连为预备队,在小寨村西北集结待命。19日凌晨2时,等到巡逻的哨兵疲倦松懈,赵崇德示意开始行动。当突击部队前进到距离飞机约30米时,突然传来日军哨兵的询问,营长赵崇德当机立断,带领突击队立即发起进攻。战士们按照事先分好的24个战斗小组,分头冲向24架飞机。与此同时,逼近崞县县城的第1营也开始进行佯攻,以达到牵制敌人的目的。等到阳明堡街里日军香月师团的装甲车赶来增援,第3营已撤出了机场。

夜袭阳明堡,历时1小时,最终歼灭日军100余人,毁伤飞机24架,以极小的代价,大量摧毁敌机,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一个奇迹,沉重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有力地配合了国民党友军的忻口防御作战。此次战役更创造了主动进攻、灵活机动作战的一个模范战例,即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不是采取被动防御的战略战术,而是在敌人侧翼和后方展开广泛的埋伏、袭击等机动灵活的战斗,进行攻势防御、积极防御。

三、黄土岭战役

黄土岭一带属于紫荆关地区,紫荆关是内长城的重要关口之一,为华北平原进入太行山的要道之一,黄土岭是太行山北部群山中的一个垭口,是日军侵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关口之一。

1939年10月底,日军华北方面军调集2万余人,分多路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北岳区进行冬季“大扫荡”。11月3日,日军独立混成第2旅团团长阿部规秀派辻村宪吉大佐率日军第1大队和伪军1000多人,进驻已有重兵把守的涞源县城,准备集中优势兵力对晋察冀军区第1军分区根据地实施大规模的“扫荡”。八路军通过诱敌深入,在雁宿崖全歼灭被围日军。

阿部规秀恼羞成怒,于4日亲率独立第二混成旅团的第四大队和第二大队,分乘90多辆卡车急奔涞源。5日,日军进至张家坟一带,我军游击第三支队、第一团各以一部节节抗击,诱其深入;第25团、游击第3支队各一部前至涞源县城东五回岭、浮图峪、城西灰堡、石佛等地袭扰和迷惑日军。6日,日军在我军游击队的诱击下,于黄昏抵进黄土岭。

黄土岭战斗图

(图片来源:中国军事百科全书·军事历史)

7日10时,黄土岭战斗打响。八路军集中了晋察冀军区1团、2团、3团、25团,贺龙率领的120师特务团,1个游击支队,还有分区炮兵营迫击炮连。其中1团和25团在寨头正面阻击,3团占领上庄子、黄土岭南侧高地,2团尾随日军,120师特务团在黄土岭形成对日军的包围。下午3时左右,日伪军全部人马陆续进入我军设伏地域。八路军预伏的第1团、第25团迎头阻击,第3团和第2团分别从西、南、北三面包围日军,日军猝不及防,阵势混乱,急忙抢占上庄子东北高地,并向寨头阵地反扑,双方展开激烈的山地争夺战。在激烈的战斗中,八路军第一团团长陈正湘用望远镜看到黄土岭东侧有一座小庙,小庙里有几个挎战刀的敌军官和几名随员,正举着望远镜向793高低及上庄子方向观察。陈正湘判断那里正是敌军的指挥所。他立即调炮兵连迅速上山,并将目标指示给配属一团的分区炮兵连连长杨九秤,杨九秤随即指挥迫击炮连发数弹。随着几声巨响,阿部规秀多处重伤,倒在血泊中,其参谋长、绿川大佐等也均身受重伤,卫兵有12人伤亡。最终阿部规秀于当天21时50分不治身亡。

日本报纸关于阿部规秀被击毙的报道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阿部规秀被击毙,在日军内部引起了极大的恐慌。当晚,日军由唐县、完县、满城、易县、蔚县等地出动,向黄土岭增援。8日晨,日军又用飞机空投了新的指挥官,被围日军在5架飞机掩护下向西南的雁宿崖突围,而日军五路援兵正企图对我实行反包围。我参战部队再次给突围之敌以杀伤后,即主动撤离了战场。

至此,黄土岭战斗结束。此次战斗,我军共出动了9个主力团、1个游击支队(约2个团)和1个炮队的兵力参战,共歼灭日军900多名(伪军未计其内),缴获300多驮运军用品的骡马,5门大炮,上千支长短枪及大量弹药,还生俘了十几个日本兵。阿部规秀也成为日俄战争后,日寇第一个在战场上被击毙的中将,也是人民军队在战场上击毙的最高军衔与级别的日军军官。

四、百团大战

1940年夏秋,日军企图摧毁华北各抗日根据地,疯狂推行“肃正建设计划”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分割封锁各抗日根据地的“囚笼政策”,八路军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小。为打破困境,经中共中央批准,八路军总部决定发起破袭正太路战役。当时正太路上的日军仅剩5个独立步兵大队和一些旅团直属队,总兵力3600多人。摸清敌情后,彭德怀、左权决定,出动“不少于22个团”(相当于敌守军10倍以上)的兵力“直接参加正太线作战”。8月8日,朱德、彭德怀、左权发布战役行动命令,进一步明确各集团的任务:聂荣臻集团主力约10个团破坏平定(县不含)东至石家庄之正太线;刘、邓集团以主力8个团附总部炮团一个营,破击平定(含)至榆次段之正太路;贺、关集团破袭同蒲北段及汾(阳)离(石)公路,应力求以约2个团兵力,进至榆次南北地区,直接加入刘、邓集团作战,并受刘、邓指挥。

百团大战经过要图

(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百团大战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40年8月20日开始,到1940年9月10日结束,为交通总破击战,重点破击了正太路、同蒲路、白晋路、平汉路与德石路等重要交通线,目的是破坏与截断华北敌军的全部交通,以粉碎敌人进攻昆明、重庆及西安的企图;第二阶段从1940年9月20日开始,结束时间各地不一。主要任务是继续破击交通线,歼灭交通线两侧及深入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第三阶段从10月6日开始,各地结束时间不一,主要任务是反击日军报复“扫荡”。自8月20日晚8时,战斗打响后,许多部队自发地投入战斗,以致实际参战兵力大大超出计划,达到105个团(约20万人)。

在历时105天的百团大战中,八路军共进行了1842次战斗,毙伤日军20645人(内有大队长以上军官18人)、伪军5155人,俘虏日军281人(内有副大队长山西绥清、中队长田木石野、小队长木岛等军官8人)、伪军18407人,拔除据点2993个,破坏铁路470余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桥梁213座;缴获大批军用和战备物资。此次战役的参战规模、持续时间以及辉煌战绩在当时世界各地反法西斯战场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编辑:相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