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党史人物】徐向前元帅:鏖战鄂豫皖

编辑: | 信息来源: 历史学院 |日期:2022-04-14

作者:刘礼堂、李敏瑞

徐向前(1901年11月8日-1990年9月21日),原名徐象谦,字子敬。山西五台人。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长期担任党、国家和军队重要领导职务的卓越领导人。192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等重要领导职务。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徐向前,照片来源:百度百科

1929年6月上旬,徐向前受党中央委派,到达鄂东北,担任红三十一师副师长,从此开始了他参与领导开辟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和创建、指挥红四方面军的光辉历程。1931年11月上旬到1932年6月上旬,徐向前作为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兼红四军军长,提出以外线出击、积极进攻的策略,采取“围点打援”、“围城打援”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的方法,先后发起了黄安、商潢、苏家埠、潢光四大战役,总歼敌6万余人,其中成建制歼敌将近40个团,打破敌人的第三次“围剿”计划,扩大了根据地,取得了重大胜利。鄂豫皖革命根据地进入全盛时期,主力红军发展到2个军、6个师,还组建了4个独立师和少共国际团,总兵力达4.5万余人,成为全国三大红军主力部队。各县独立团、游击队、赤卫军等地方武装发展到20万人以上。同时,根据地迅速扩大,东起舒城附近,南到黄麻、广济,西跨平汉铁路,北濒淮河,面积达4万余平方公里,人口350万,拥有黄安、商城、霍山、霍邱、英山、罗田等县城,建立起27个县的革命政权。

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一、鏖战双桥镇

1931年初,国民党调集30个师向红军进攻。根据中共中央指示,为“巩固赤区”,红四军第11师于3月先后攻克平汉线李家寨车站和克柳林车站,向信阳逼近。敌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集结主力由信阳、罗山向南推进,岳维峻第三十四师由孝感经花园沿平汉路东侧向北推进,企图南北夹击红四军。8日,红四军获得情报,当前北路敌人仍徘徊在信阳、罗山一线,三十一师也滞留广水附近,只有岳维峻的三十四师孤军北进,已到达孝感双桥镇(今大悟县)。徐向前认为,双桥镇四周都是山,地形条件好,便于隐蔽行动,又有当地群众和地方武装的配合,“以近待远,以逸待劳”,迅速实施包围分割,有把握打一个歼灭战。徐向前的意见得到了军长、政委的一致赞同,并决定集结5个团对岳维峻三十四师实施奔袭围歼:三十团由北向南,三十一团由东向西,对敌实施正面突击;二十九团向双桥镇西南方向迂回,断敌退路;二十八团和三十三团作为预备队。发起攻击时间预定为9日拂晓。

当晚,部队连夜向双桥镇挺进。二十九团刚迂回到双桥镇西南罗家湾附近,县独立团和地方武装也占领了双桥镇东南的小魁山,对敌形成包围态势。3月9日,三十、三十一团首先从西北和东北方向突破了敌外围阵地。敌军突然遭袭,仓皇组织反扑。敌师长岳维峻亲自督战,武汉行营还派出飞机配合。上午10时许,全面出击的时机成熟,徐向前立即命令预备队投入战斗,迅速向敌人纵深猛插,直扑双桥镇敌指挥中心,很快将敌分割成数块。经过7个多小时的战斗,红军毙敌1000人,俘敌5000多人,活捉了岳维峻,缴获枪械6000余支、山炮4门、迫击炮10多门。

这次大捷是红军首次取得全歼敌一个整师的重大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对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趁着敌军纷纷后撤之机,红军迅速扩大了根据地,使苏区人口达200万,红四军也激增到1.5万余人。

鄂豫皖苏区第一次反“围剿”经过要图,图片来源: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革命历史纪念馆

二、征战黄安城

1931年11月7日,在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地带鄂东黄安县(今红安县)七里坪镇,红四方面军举行了盛大隆重的成立大会和阅兵式。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刘士奇任政治部主任。红四方面军的成立,是鄂豫皖苏区红军进一步发展壮大的标志,是党领导鄂豫皖苏区人民和广大红军指战员四年英勇斗争的胜利成果。

黄安城,是南线敌人离根据地中心区最近的一个重要据点,处于根据地和游击区的包围之中。守敌六十九师在黄安修筑了许多工事,碉堡林立,构成了一个较完整的防御体系。同时还可得到宋埠葛振山三十师、麻城张印相三十一师、黄陂葛云龙三十三师、孝感敌四十四师的策应。红军火力不强,也没有炸药及其它爆破器材,以现有的武器装备去强攻敌坚固设防的据点,只能增加无谓的伤亡。经过深思熟虑,徐向前提出长期围困、逐步削弱、创造条件攻城歼敌的作战方案。

11月10日夜,徐向前指挥红四方面军主力兵分数路,从七里坪镇出发,经过十天的穿插与分割,进攻与阻援,先后攻占下徐家、东王家、桃花镇、高桥河等据点,歼守2000余人,切断了守敌与外地的联系,顺利完成第一步计划。11月21日起,徐向前调整了作战部署,以善于攻坚的陈赓第十二师及黄安独立团继续围城。将惯常野战的王树声第十一师与黄安和麻城赤卫军配置于黄安以南的大小峰山、五云山、嶂山地区筑成三道阵地,以逸待劳,准备打援。以王宏坤第三十团为总预备队,置于嶂山西侧的云台山。方面军总部位于嶂山以北的郭受九村。至27日,陈赓指挥围城部队攻占了黄安的东关、西关,黄安独立团亦抵近北关,只剩工事坚固的城东北课子山据点仍未攻克。

红军切断黄安守敌与宋埠、黄陂敌人的联系后,黄安城内给养日渐减少,饥寒交迫,敌人接济黄安守敌的300担棉衣及大批军需品也被红军截获。不久,宋埠方向的敌第三十师两个旅先期出援。12月9日,当敌人进到我军嶂山第三道主阵地时,埋伏在两翼的红三十二团、三十一团向敌发起猛烈反击,一举将敌先头团全歼,余敌连夜溃逃。12月17日,敌第三十三师全部和第三十一师一个旅,共四个旅八个团,又从宋埠、歧亭出动,分东西两路向黄安再次增援。徐向前决心把歼敌口袋张大一些,放敌进入我嶂山和寨山第三道阵地,集中红十一师主力、黄安和麻城赤卫军及总预备队,实施两翼包抄,围歼敌人。12月20日拂晓前,进到嶂山地区的敌敢死队向我红十一师第三十一团阵地猛攻,突破了我疏于戒备的第五连阵地,竟一直突进到嶂山顶峰红十一师指挥所附近,情况万分危急。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徐向前带上总部手枪营,火速赶到第十一师前沿阵地,一面指挥当面部队向敌反击,一面令前线所有打援部队向敌两翼迂回,连总预备队第三十团也投入这场恶战。激战中,徐向前的右肩负了伤,但只是临时包扎一下,即不顾伤痛命令道:坚决把敌人压下去!经半天血战,我军反击成功,将2000多敌人包围全歼,战局化险为夷。21日晨,我军兵分两路,向退守桃花一线的残敌出击,敌全线崩溃,逃向宋埠、黄陂。

12月22日上午,战役第三步,总攻黄安的战斗开始。敌援兵被击溃,赵冠英成了瓮中之鳖。为了瓦解和震慑守敌,徐向前还指挥我军唯一一架从敌人手里缴获的被命名为“列宁号”的战机作战。当日深夜10时,红军发起总攻,徐向前指挥主力部队攻城,陈昌浩带一部兵力和赤卫军准备在郊外围歼逃敌。第三十五团突击部队以偷袭手段从城西北角突破,迅速向城内切入,后续部队跟进,5000多守敌慌忙向城西夺路逃跑,被陈昌浩指挥部队团团围住,予以全歼。

至此,黄安战役胜利结束。这场战役,历时43天,共歼敌1.5万余人,俘敌师长赵冠英及官兵近万人,缴枪7000余人、迫击炮10余门、电台一部。这是徐向前任方面军总指挥后攻下的敌整师设防的第一个坚固据点,是运用围点打援、运动防御与攻坚结合的成功一战。这次战役后,徐向前命令用缴获的一部15瓦电台,组建了无线电通信部门,正式与中共中央建立直接的无线电通信联系;随后又与江西苏区和湘鄂西苏区沟通了无线电通信联系。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兼红四军军长徐向前,图片来源:中国网

三、直取商潢

黄安战役后,红四方面军决心打击鄂豫皖苏区北部的国民党军,北上夺取商城,把鄂豫边和皖西两块根据地连接起来。于是,1932年1月13日,徐向前率红四军的三个师相继从黄安地区北进,同时又令在皖西的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西进,乘胜组织商(城)潢(川)战役。

鄂豫皖苏区第三次反“围剿”,图片来源:百问百科

1月19日,红四军第十一师开始围攻北亚港敌第十二师一个团,歼其一部,并进占以北之十里头。21日,敌第二师以一个团由传流店向北增援。经一天激战,红军歼敌400余人,敌大部窜入北亚港。22日,敌第十二师和第二师共三个团,分别由潢川、传流店出发,南北对进,再次增援北亚港。红十一师在红十师一部配合下将其击溃,并占领北亚港,切断了敌第二师与潢川敌第十二师的联系。23日,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和红四军第十二、第十师分别由东、西两面向江家集、豆腐店、双椿铺进逼。敌第二师和独立第三十三旅惧怕被歼,慌忙绕道经潢(川)固(始)大道逃往潢川。26日,红七十三师在红十二师配合下,从西南和东北两面夹击河凤桥、龙头桥,迫使守敌退回商城,并切断商城与固始间的联系。至此,敌第五十八师在商城陷入了孤立状态。

之后,徐向前决定采用“围点打援”战法,择机歼灭敌有生力量。大致作战方案是,对敌兵力集中、工事坚固,不利强攻的商城围而不取,而在商潢公路附近寻机运动歼灭从潢川方面来援之敌主力第二师、十二师,对防守固始的弱敌第四十五师暂可忽略。具体战斗部署是,以第七十三师、第十师三十团在赤卫军的配合下,佯攻进围商城;以第十师二十八团抵近潢川诱敌出援,红四军主力则隐蔽集结在商潢公路两侧传流店、豆腐店地区待机;以地方武装监视固始的敌人;方面军指挥部设在商城以北的河凤桥。

1月底,红军佯攻商城成功,以吸引豫东南之敌3个师1个旅共19个团出动。2月7日,敌以第二师、第七十六师为右路,夹商潢公路前进;第十二师及独立第三十三旅为左路,经潢固大道上的高店南下,增援商城。时值大雪弥漫,敌装备笨重不易展开,两路之敌行动缓慢。徐向前决定集中力量乘敌在运动中实施勇猛的突击,遂连夜冒雪把主力调到潢川县东南的豆腐店地区,选择有利地形,布好阵势,准备击敌。被称为商潢公路要塞的豆腐店是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此地道路曲折,冲洼起伏,东依春河支流,西临白露河,南接一片森林,北接一条高岗。红十二师抢占高地构筑阵地担任正面突击,红十、十一两师置于西侧,红七十三师置于东侧,担任两翼迂回包抄。2月8日上午,战斗打响。红十二师从正面坚决顶住第二师等部的疯狂进攻。红七十三师由东面向敌迂回,歼敌一个团,继遭敌拼死阻击,形成相持。红十、十一师则从西面迂回成功,直抵刘寨包围了汤恩伯第二师和曾万钟第十二师的两个指挥部,并抢占白露河上的传流店渡口,切断了右路敌人的后路。敌汤恩伯、曾万钟、张钫三个师长一度被红军围困在刘寨,动弹不得,顿时军心动摇,全线慌乱,我正面和左翼部队也乘势向敌猛攻。数万敌军兵败如山倒,纷纷向北夺路逃回潢川,雪地上到处都是遗弃的枪弹和物资。9 日,红军乘胜追击,直到西北潢川附近。10 日,南边的商城敌军见援军溃败,遂把炮栓卸掉,扔下大炮和笨重物资,连夜弃城突围,经商城以南逃往麻城。我军不战而获取商城。至此,商(城)潢(川)战役胜利结束。

这次战役,共歼敌约5000余人,缴枪千余支。徐向前再次运用围城打援的战术,在豆腐店地区以10个团的兵力,击溃敌19个团的兵力,使刚刚投入鄂豫皖战场的蒋介石嫡系部队一出马就大败而归,敌第二师遭到歼灭性的打击,师长汤恩伯也被撤了职。随后红军乘胜北上,围固始,克三河尖,敌军闻风丧胆,纷纷退守光山、罗山、潢川、麻城、宋埠等地。

四、血战苏家埠

商潢战役尚未结束,徐向前等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已开始制定苏家埠战役计划。当时,我军获悉国民党军安徽陈调元部已进占六安县苏家埠、青山店一线,准备向皖西革命根据地进犯。红四方面军总部与先期返回皖西的红二十五军第七十三师及霍山县独立团在六安县独山镇会合后,召开由红四方面军和地方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军事会议。红二十五军军长旷继勋介绍了皖西地区敌军兵力的部署情况。徐向前从敌人的布阵中找出了皖西这个弱点,提出继续采取“围点打援”的作战方针,东出皖西,首先将苏家埠、韩摆渡、青山店等地敌人包围分割,吸引援兵,在运动中歼灭一部,然后再消灭这个“点”上的敌人。会议最后决定东出皖西的具体部署:以红二十五军七十三师和霍山独立团围困青山店,并负责阻击霍山出援之敌,以十师包围苏家埠,如该敌向青山店求援,则在青山店以北选择有利地形,坚决予以阻击;十一师进击韩摆渡之敌,并准备阻击从六安出援之敌。

苏家埠战役要图,图片来源:央广军事网

3月18日,徐向前率方面军总指挥部和第10、第11师由固始向皖西地区挺进。在独山镇与第73师和霍山独立团会合后,于21日晚突然由青山店以西的两河口渡过淠河。22日拂晓,第73师第218团和霍山独立团开始向青山店守敌发起攻击,迅速攻占青山店以东的古楼山和以南的刘家老庄,对青山店形成包围之势。与此同时,第10师和第11师绕过青山店,经红石桥向芮草洼方向急速前进。22日7时,第10师先头部队第29团在芮草洼以南地区,与从苏家埠匆忙来援的敌第136旅第272团和第138旅第275团遭遇。红军官兵随即迅速抢占大花尖高地,拦住敌人去路。国民党军多次冲击红军阵地未能得逞。此时,红四方面军第28团和第30团赶到,迅速向国民党军左翼迂回包抄,国民党军随即阵脚大乱、仓皇后撤。红军部队乘胜追击,歼灭其1个营,敌残余逃回苏家埠。根据战前部署,第10师包围苏家埠,第11师继续向北发展,直逼六安城郊。据守韩摆渡和马家庵的敌人深恐遭到围歼,仓皇逃入六安城。23日,苏家埠被围后,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以第137旅和警备第2旅各1个团反扑,企图与苏家埠之敌取得联系。当这股国民党军的先头部队越过韩摆渡时,早已在对岸埋伏的红军第11师第31团和第10师第29团,从敌两翼对其发起夹击,歼灭其一部。溃散的国民党军分别逃至韩摆渡和苏家埠城内。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迅即命令第11师第32团和六安独立团将韩摆渡之敌团团围住。至此,据守苏家埠、青山店和韩摆渡的敌人被红军完全分割包围。完成分割包围之后,红四方面军指挥员采取围而不攻的作战计划,以吸引六安、霍山之敌来援。同时,担任围困任务的部队在当地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昼夜修筑交通壕、掩体、盖沟、碉堡等工事。红军依托工事进行严密的火力封锁, 使困守之敌犹如瓮中之鳖。

3月31日,位于六安、霍山的国民党军同时向苏家埠等据点出援,企图对红军南北夹击,以解救被围部队。当天,敌第55师第163旅、警备第2旅1个团和第137旅第273团共4个团兵力在飞机掩护下,由六安倾巢出动南下解围。在国民党军第46师师长岳盛瑄的亲自督战下,敌先头部队一度突破第11师防御,进至苏家埠以北的凉水井和桂家老坟一带。紧要关头,红四方面军总预备队第29团投入战斗,第11师第31、第33团从敌人西面与第29团对进,形成钳形攻势,一举歼灭敌第273团,并俘获团长陈培根。其余国民党军分头逃窜,督战的岳盛瑄带着第163旅仓皇逃回六安。同日,敌警备第1旅从霍山出发向北前来增援,进至霍山以北十里铺时,遭到早已埋伏好的红军第73师迎头痛击,国民党军无心恋战、一触即溃。青山店被围的国民党军待援无望,妄图突围,结果大部被红军歼灭。4月4日,岳盛瑄率第46师师部和第163旅1个团退守到六安以东的金家桥,只留下1个团据守六安。随着围城时间越来越长,苏家埠和韩摆渡守敌粮食紧缺。前来空投粮食和药品的敌机,在红军火力扫射下,不敢接近苏家埠上空,很多时候将物资胡乱投下,结果多数都落到红军在城外的阵地上,守敌逐步陷入恐慌绝望之中。围困过程中,红军有组织地对守敌开展政治攻势。被困月余后,国民党军士兵不堪饥饿,又被红军的政治攻势所打动,很多士兵携带武器向红军投降。

4月下旬,蒋介石委派皖西“剿共”总指挥厉式鼎率3个多师15个团约2万人从合肥等地前来增援。徐向前同政委陈昌浩当即决定:留下两个团,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分别继续围困苏家埠、韩摆渡,集中两个师的主力,在戚家桥、樊通桥一线,依托既设阵地和有利地形坚决阻击来援之敌,力争于以歼灭。随即命令七十三师在樊通桥以东地区担任正面阻击;十师主力位于右翼,十一师主力位于左翼,伺机迂回包抄,合击敌人;另以七十三师一个营和六安独立团进至陡拔河以东佯作抵抗,诱敌深入。

5月1日,担负诱敌任务的红四方面军第73师第218团1个营与敌在陡拔河以东接触,边打边撤。2日拂晓,红军第73师发动猛击,歼灭已过河的敌先头部队第7师第19旅大部。尚未过河的国民党军见先头部队失利,慌忙抢占老牛口、婆山岭高地,企图凭借险要地势顽抗。此时,红军第11师主力和第10师主力、第73师一部经过迂回包抄对敌形成包围之势。徐向前随即发出总攻击令,红军向敌猛烈穿插、分割、围歼。至下午3时,第73师第217团渡过陡拔河,迅猛插入国民党军纵深,一举捣毁敌人的总指挥部。与此同时,第10师、第11师主力也迅速攻占婆山岭、老牛口等高地,将敌人退路切断。至此,国民党军10多个团全部被包围于陡拔河岸边。战至下午5时,敌2万援军除了少数漏网之外,大部被歼灭。

5月8日,困守苏家埠、韩摆渡的敌军,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突围无望的处境下,被迫全部投降。至此,历时48天的苏家埠战役胜利结束。这次战役,共歼灭敌第七、十二、四十六、五十五、五十七师和警备一、二旅等3万余人,其中俘虏皖西“剿共”总指挥厉式鼎以下官兵2万余人,缴步枪1.2万余支、机枪171挺、炮43门、电台4部,击落敌机1架,解放了淠河以东广大地区。此役创造了鄂豫皖红军创建以来规模最大、缴获最多、代价最小、战果最大的一次空前大捷。5月23日,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发贺电称,这次胜利“给予全国反帝国主义反国民党的革命运动以无限的兴奋,更加强了苏维埃红军对于革命运动的领导”。

(编辑:相茹)

分享到: